加入收藏 | English

青杏文学2020年12月18日之精选文章

作者: 时间:2021-01-04 点击数:

早还家

——改编自《诗经·小雅·采薇》


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

——题记

风在呼啸着,带来刺骨的寒,大雪纷飞,迷了我的眼。我努力向前望去,好像在一片白茫中,看到了家的方向……

寒风刺骨,战旗掠掠,无数和我一样的战士在战场上厮杀着。手已经被冻得僵硬,我机械地重复着攻击的动作。眼里都是鲜血,战友的,敌人的,分不清是谁的血,在雪白的地上交融着,给我冰冻的身体带来一丝温度。从前为国而战的热血已经冷却,看着地上交融的血,我麻木的头脑有过疑问,既然最后都将交融,化为黄土,那战争的意义何在?但我不敢放下手中的武器,家里的阿母在等我回去……

我坐在帐篷外面,昂头看着天上的明月,雪已经停了,只留下寒冷在人间。今天和我一起从军的同乡死了……我没办法带回他的尸体,或许等晚上雪一下,他就再无踪迹。我呢?什么时候会被留下?又长眠在哪片土地?我不知道,这雪太厚了,厚到足以掩盖一个人存在的痕迹。我就坐在这里,看着天上的月亮,想着家乡的土地。雪又下了,明天我又要去到哪里?

我随手抓了一大把薇菜充饥,心里哽着,眼眶酸着。一年过去了,家里的薇菜已经发芽长大,阿母还在等我回家。但我还不能停下,玁狁之患仍悬在头顶,我还不能回家。

我已经习惯了战争的生活,习惯了薇菜的味道,偶尔也会想起家。王室最近又发来差事了,我又要赶赴另一个战场。无数个战场,无数场战争,我已经麻木,鲜血在地上绽开红花,却再也不能引我看它,我还是回不了家……

最近我写信的时间少了,尽管如此,信叠起来的数量还是很可观。我在信里写下白雪,写下红花,却绝口不提回家,明知写的是寄不出的思念,却也怕阿母在家担惊受怕。

边地的日子总是难以估计,我只能看着地上枝丫渐硬的薇菜,猜测自己远去多久。

身上的护甲渐渐地不敢卸下,战争已经让我知道了戒怕。今天将军和我们说,打完这一仗,我们就能够回家了,我想要呐喊,想要哭泣。但多年的战争已经洗伐了我的一切,我喊不出声,落不下泪,只能仓促应下……

高头大马,战旗掠掠,我看着将军在前的身影,仿佛又看到了出发那天……那是杨柳依依的时节,无数和我一样的人们,追随着将军的身影,向着未知归途的前方而行。一开始的身影有很多,前方高头大马的将军,身后跟随着的战士,但是渐渐地,随着队伍的前进,大雪的倾覆,高头大马的将军身后,只跟着几百个人,这些人身形模糊,仿佛会随风而逝……

我们赢了!难以言喻的感觉在我的心头激荡,我站在尸体中间,鲜血从我的身上流下,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战友的,亦或者是我的,我都不知道,我只知道,我们赢了!我能回家了,我的眼眶中最终还是落下了眼泪。我们成了“血人”,站着白色的雪地上,大声嘶吼,尽情痛哭,大雪终是不能掩盖我们的痕迹……

风呼啸着,带来刺骨的寒,却再也不能吹凉我的一腔热血,大雪纷飞,迷了我的眼,却再也不能阻挡

我望着家乡的方向。我在一片白茫中,看见了高大的城墙和等我回家的阿母……

19级小教(1)班 张慧宇



千千结

——改编自《诗经·周南·关雎》


清风徐来,掀起一阵波澜,温暖的阳光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,河边的荇菜长势正好。我独自漫步在波光粼粼的小河旁,河水清澈见底,我能清清楚楚看到水下游弋的鱼。

在小河的对岸有两树青柳,两只斑鸠在柳枝上鸠声呖呖。我回眸向对岸看去,见一琳琅般的女子在河边清洗她的竹篮,她微洒河水与小鱼儿嬉闹。河水中的波光掠过她清纯的脸庞,乌黑亮丽的秀发,她优雅柔美的身姿深深地吸引住了我。我知道此刻我的脸已经红透,仿佛遇见了人世的凤凰,血液在血管里奔腾,我的心在急促地跳动,我陷进了爱河。

她清洗完竹篮之后,行走在小河边,时而弯下腰伸手娴熟地采摘着荇菜,芊芊细手,仿佛仙女一般,美丽得让人窒息。她的竹篮里已满载今日的收获,她抬起头望着柳枝上微鸣的斑鸠,像是在对她说:“今天辛苦了。”夕阳下山前柔和温暖的阳光照洒在了她的身上,我炳若观火地看着她那灿烂的笑容,我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她满载而归,我滞留到了傍晚,她动人的模样令我刻骨铭心。回到家中,躺在我的竹床上,慢慢地进入了梦乡,在梦里居然也是遇到她的场景,我们在一起谈古论今,如此的美妙、幸福,我多希望这场梦永远都不要醒来,多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。在梦中,一切烦恼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当我第二次来到小河旁,她依然用娴熟的手法采摘着荇菜,我多想与她交谈啊,我尝试着与她搭话,可她却委婉地拒绝了我。我非常沮丧地回到家,所有负面情绪占据了我的内心,躲在茅房哭了许久,带着哭红的眼睛静卧在我的竹床上,我多想要一个沉睡的自己,一个沉睡的夜晚。

后来,我再次鼓起勇气来到那条令我心灰意冷的小河旁,她还是一如既往地采摘着荇菜。我解下了系在腰上的横笛,为自己吹一首悲痛的曲子,本想宣泄一下自己心中的忧愁,但是却还是压抑不了对她的爱慕之情,我叹气道:“是时候结束了。”谁知此时,那位让我念念不忘的女子竟主动与我搭话,她笑着问我:“公子,可否再吹一首曲子?”我拼命压制住内心的激动,保持着矜持,回答道:“献丑了。”

我举笛吹奏着一首柔和的曲子,她也跟着曲子柔美的旋律舞蹈着,优雅的舞姿照映在湖面上,美妙的笛声回荡在森林之中,仿佛世界只有我们二人。此时此刻,我决定,她是我这辈子一定要娶的女子,一定要敲锣打鼓把她娶回家。

19级小教(9)班 周江飞

君子有匪

——改编自《诗经·卫风·淇奥》


“春看河边柳,东等雪白头,与友三杯酒,醉卧春风楼,沙场生死赴,华京最风流”

——引子

那年我十五岁,我家院前的豆蔻花开得很烂漫。娘高兴极了,跟爹说我今年及笄,需办一场及笈礼。我爹他是朝中宰相,日理万机,听闻此事只是淡笑一下,答应了娘。

二月初,丞相府门前的街道上车水马龙,前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。那天早晨我端着茶水去爹的书房,听见了爹的谈话声。原来爹把我的及笈礼举办得这么盛大的原因是想将我嫁给当朝太傅,以此巩固爹在朝中的势力。我不由得觉得心中一片冰凉,神情恍惚地回到了房间,连娘什么时候进来为我上妆都不知道。

及笈礼开始,我踏出房门的那一刻,看见了一位被众人围绕的男子。他坐在长辈席上,身着一袭白袍,清风霁月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当时我想我的夫君是如此就好了。

那天过后,前来府里求婚的人越来越多。爹在不久后向皇帝请求将我嫁给太傅,皇帝下旨赐婚,大婚日期定在五月初。时光飞逝,二月还尚在闺中的我,五月已嫁给太傅。大婚当晚,我的夫君撩起我的盖头,我看见了他满眼惊艳的样子,也通过他的眼睛看见了呆愣的自己——原来及笈礼上的那位男子是他。

那年盛夏,京城收到边疆八百里加急,北边的匈奴已连破数座城池,现在正直冲京城而来。爹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急得气火攻心,昏倒在朝廷大殿之上。娘则整日以泪洗面,我心里也难受极了。因为我哥比我年长六岁,去年刚刚加冠,是年少成名,镇守边疆,威震四方的大将军。如今边疆失守,哥他恐怕凶多吉少。此时朝廷上分为两派,一派主战,另一派主谈判。

他和爹是主战派的两大支柱。说实话,那时京城上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主谈判,因为他总是温文尔雅,气质宛如清风抚月,在朝廷上从未与人争执,而是温和地与他人谈论事务。所以他的选择令朝中的一些所谓的大臣们震惊和恼怒,那段时日总有些大臣找些虚假的流言中伤他。

他会在三更半夜时去书房处理政务,会彻夜难眠只为想出如何安抚流民,会……他一心向国,不因为自身利益而做出有害朝廷的事来。他说在国难当头打算与敌军谈判,就是准备投降,这仗必须得打,而且必须得胜。

那年深秋,匈奴打到京城,天子守国门。一向儒雅的他放下笔,拔出剑,上场杀敌。那年上过战场的人都说他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。此后郎君之名,响彻天下。最后一场战争我们赢了,杀退了敌军。那天晚上我站在府前,看着夕阳西下,望着漫天红霞,等着我的郎君凯旋归来。

月上梢头,我的郎君踩着夜色朝我而来。他面如冠玉,气质清雅,月光落在他身上,宛若神仙下凡。我想他就是君子本身——高雅淡泊,一身正气,有匪君子,何不爱哉?

20级小教(2)班 刘飞燕

子衿

——改编自《诗经·郑风·子衿》


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,今日的天气似乎格外的好。女子内心十分欣喜,许是老天爷知道今天是与她的心上人约定好的见面的日子,也替她高兴呢!她换上了新衣裳,对着镜子好好地打扮了一番。她往窗外看了一眼,心想着时间差不多了,急忙走出房门,也不顾爹娘的询问,直往城墙走去。

高高的城墙上,站着一名身穿粉色衣裳的女子,她急切地往远处望去,并没有看见她的心上人,又往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去,眼光快速地扫过每一个过路的人,依旧无果。她焦急地来回走动,心里想着,会不会是她没看见,可又转念一想,自己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人,就算只是一个背影她也能分辨出来那是他。女子的眼里充满着失望,想起与他初见时的情景。他身着一袭青色长衫,青青的佩带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。他的举手投足间都透露出良好的教养,优秀的品质,他的才华更是让她爱慕不已。那时候的他们,郎才女貌,仿佛所有的事情都不如和他在一起美好。

想到这,女子更加着急了,明明约定好了今日于城墙上见面,却迟迟不见人来。女子难过又气愤。心里想着,难道我不联系你,你就不能给我寄来一封信吗?就算我不去找你,你就不能来找我吗?我一天没看见你,就像有三个月没见那么久!她仍旧不灰心,许是那如意郎君路上有事耽搁了,等一等总能见到的。她时而往远处望去,时而望向城门口进进出出的老百姓们,时而看向城内热闹的人群。她迫切地想要找到他,却又失望地低下了头……

时间一点一点流逝,女子才意识到自己已从巳时等到戌时。已是黄昏,行人越来越少,家家户户飘起了炊烟,时不时传来妇人们喊自家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。女子想起自己的母亲,想起今日的委屈,恨不得马上回到家中与母亲哭诉。她又望向远处,并未看见自己想要看见的那个人。她低下了头,眼角的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,她吟唱道: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”

后来啊,女子嫁人了,可她不知道,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,早已战死沙场,死前还念叨着她的名字……

19级小教(4)班 帅嘉怡


Copyright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海量体育竞猜、真人娱乐厅、彩票投注电子游艺等最新娱乐项目掌中体验!

版权所有:欧洲杯体育投注

赣ICP备18011569号-1